UP自称幸运儿,期待新鲜血液冲击KPL

文/灵儿
编辑/梁嘉敏编者按:KPL春季赛预选赛在青岛开战,为了争夺晋级KPL的唯一一张门票,九支战队进行了小组赛和淘汰赛两个阶段的对决。十个比赛日,灵儿每一天都用她的声音解读着战况,偶尔,她也用文字记录下自己的感受。

文/梁嘉敏仅仅花了12分钟,UP第四次将对手的水晶击碎。在解说“让我恭喜UP”的呐喊声中,五个少年放下手机,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。最激动的莫过于边路选手李天顺,他情不自禁地握拳,重重的锤了下桌子。

LOL外围 1

LOL外围 2

相比KPL,预选赛的并没有太多人关注。实际上,因为有限的晋级名额,在这个舞台上的竞争,更加残酷。很多人,是经过失败的,他们拼搏努力的精神,其实,并不亚于每一位在KPL征战的选手。“全勤”解说:被选手称为“鲜奶”很开心从11月19日开始,连续10个比赛日,每一天,我都会提前两个半小时到现场做准备,根据比赛进程一直待到晚上,我的一大半时间,都是待在赛场里度过的。

UP

LOL外围 3

淡定地喝着水,五个少年看了看队友,相视而笑。直到回到舞台后,他们才像开始肆意宣泄内心的喜悦,一声“NICE”的大喊,伴随着结束的背景音乐,响彻全场。四个月的时间闯入KPL,在预选赛后半段创造了12小局连胜,这群淡定的小伙子们,有着属于他们的故事。生死战也能逆境翻盘
Tgod曾转发杨超越助威

比赛前三天,因为数据没有及时更新,我们只能一场一场去记录,去一一计算选手、战队的胜率。除了分析比赛、队伍特点和晋级形势外,我们需要给每个战队树立一些标签。因为对于观众而言,这些战队的名字,可能还有些陌生,相关性的标签,能让人更快地记住他们。比如,我将UP战队的辅助选手刘冠希称为“预选赛770”。同为辅助位置的以,也是胖胖的,戴着眼镜,他的打法非常稳健,就像BA黑凤梨的刘雪祥一样。我的搭档九天,是个非常专业的解说。在跟他一起解说的时候,能够潜移默化地学到很多东西,我们每天都在调整着解说的方式。在生活中,吃、住都是和小伙伴一起的,是我很喜欢的集体生活的样子。在最初的几天,KPL季后赛正在进行,在结束工作后,解说们会在一个房间中,看比赛,一起探讨,让我倍感充实。如此高强度的解说,是我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,有着非常不同的感受。也许,在之前的解说中,需要说一些串场的话,而在预选赛,我们更多的是探讨比赛,给予我的锻炼真的很大。在解说之余,我还制作了《灵儿的预选赛战地日记》,晚上去到选手酒店,进行采访,录音、配音、剪辑工作都是自己独立完成的。虽然有些辛苦,但是我认为,理想的工作模式,就该是这样的。采访WF.D之后,他们连续赢了两场;采访了VTG之后,他们就晋级了。选手们开玩笑地夸我是“鲜奶”,让我很开心。

LOL外围 4

LOL外围 5

青岛东方影都产业园的一栋影棚,成为2019年KPL春季赛预选赛的“主战场”。9支战队的队旗,高高悬挂在舞台两侧,经过小组赛、淘汰赛,最终,它们中仅有一面旗,能够被胜利的聚光灯打亮。11月26日,小组赛阶段结束,三支队伍晋级淘汰赛。6胜2负的UP战队,凭借超过第二名1个净胜分的优势,直接进入了最终的争夺战。备战期间,UP集体观看了第二、三名的对决。当日比赛结束后,获胜的VTG成为生死战的对手。此前的五次交战,皆以UP的胜利告终,面对老对手,UP的每个人都是胸有成竹的,这其中,也包括教练朱捷,“感觉他们状态并不是很好,如果我们发挥正常的话,是一把都不会输的。”28日,生死大战在即,Tgod特意在社交媒体上发了锦鲤杨超越的照片。队友们纷纷点赞,默默期许着这场胜利。比赛开始前,UP五人像往常一样,一起大喊了“加油”。这样的打气方式,并没有帮助他们迅速进入状态。首局比赛的前半段,局面很被动,每个人也都很沉默。觉察到萧玦的低落,每个人都及时给予了鼓励,“没事没事没事,你多吃点经济,慢慢拖到后期,我们肯定能赢。”面对VTG强势的进攻,UP一度经济落后达到8500,巨大劣势翻盘,是概率极低的事。空率先打破了沉默,他用一声高过一声的指挥,调动着队友,UP越打越振奋,通过几波团战找回了自己的节奏,强势将胜负改写。随后的趁胜追击,成为了每个人意料之中的桥段。UP几乎没有给对手太多机会,以4-0的比分,第六次战胜对手,拿到了KPL终审资格。背负随时解散的危机感
四个月打进KPL

“两支充满的情怀的队伍离开,是最遗憾的事”当小组赛结束的那一天,有六支队伍要离开了,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些什么。特别是SG和WFD,两支充满情怀的队伍,没有一支进入淘汰赛,让人觉得挺遗憾的。WF.D让我觉得很可惜。之所以没能晋级,不是因为他们实力不够,而且因为前几日的小分差距,让他们最终无缘。在舞台下见到他们时,整支队伍特别欢乐,管理层和选手就像朋友一般。几天接触下来,我觉得大家很喜欢的朱权锋,是个特别真实的人。也许因为经历过很多比赛,他有着自己的笃定和坚持。“因为曾经拥有过,所以还是想回去。”当我问他,为什么想回到KPL时,他这样告诉我。在我看来,生活中的他们,是一群很有责任心的少年。有一天,来赛场时,碰到了WF.D的选手们说说笑笑地走在前面。因为风力比较强,大大的指路牌被风吹倒了,已经路过牌子有一段距离,他们还是折返回去,把牌子重新立回了原来的地方,他们这个小小的举动,让我觉得很暖心。“新鲜血液的加入,有望冲击KPL格局”我曾经解说过TGA大奖赛和KOC系列赛,有时候在解说台,听到选手们的尖叫声,我甚至觉得——他们仿佛在用生命在呐喊、在比赛。很多人不知道,世界上还有这么一群人,也在努力。预选赛的舞台,能够记录下他们的身影,让一部分人,能够关注到他们。就拿VTG来说,他们的晋级之路跌宕起伏,我是陪着他们经历的。在最近的比赛,他们状态并不算最好。因为太在意输赢,在赢了比赛之后,就有了想要继续赢下去的包袱。他们需要更多的比赛,去磨砺心态。在解说TGA的时候,逸的鬼谷子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他的吸人非常准确且灵性,而且,在比赛中,他会和教练一起讨论比赛。我觉得这样的电竞选手,是很稀缺的,在他们身上,可以看到希望。今天,是预选赛的最后一天,VTG和UP即将展开最后的对决。不论谁能够晋级,都将成为注入KPL的新鲜血液,是件令人开心的事。新队伍的潜力,让我觉得,如果他们进入到KPL,可以对现在的格局造成一些冲击。

LOL外围 6

UP横扫VTG

因为赛制的调整,每年1月进行的预选赛提前到了11月中旬进行,这意味着,对于这一届次级队伍而言,他们冲击KPL的时间,不足四个月。在年初的预选赛结束后,曾担任sViper主帅的威震天,来到了VG俱乐部,正式开始组建自己的班底。几个刚开始打职业的少年,被招入麾下,这其中,就包括辅助刘冠希,看着BA、HERO更早一步进入KPL舞台,他默默想着,“当时,我觉得KPL离我还很遥远。”上半年的秋季赛预选赛周期,VG在TGA大奖赛负于DP战队,屈居季军,与他们的首届预选赛无缘。7月的武汉,Ts、WE拿到晋级名额升入KPL。面对更为激烈的名额争夺,很多落选的队伍,进行了重组,有的甚至就地解散。在次级联赛坊间,随时都可能解散的危机感,萦绕着每一个人,一向都缺乏自信的空,也有着自己的忧虑,“其实我挺怕的。”8月,VG俱乐部进行了内部重组,VG和UP两个平行的队伍,共同向唯一的KPL名额发起冲击。上单选手刘翔的加入,完成了如今这支UP的最后一枚拼图。“空哥,空哥,我们要并肩作战了。”那时,易瞳和空兴奋地说。在UP经理陈汇锋看来,“大家都在坚持,也都非常努力,下半年开始,我们就已经具备了进入预选赛的实力,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距离KPL越来越近了。”在重庆西南大学中心体育馆,他们登顶2018CWG中国电子竞技冠军,捧起了第一个线下比赛的冠军。10月28日,又逢TGA半决赛。UP碾压KSSC,拿到了第一个预选赛名额。整整一个月后,磨合了只有4个月的五个少年,再次站到舞台中央,“发言担当”逸说,“今天很激动,很开心,希望我们继续开心下去,拿一个KPL冠军。”谦虚自嘲的“预选赛769”:在这支年轻UP中,除了李天顺曾加入过JC青训,其他队友接触职业的时间,都仅有一年左右。因为鬼谷子的超神发挥,逸在次级联赛时,就给解说灵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加之胖胖的体态,他被灵儿称为“预选赛770”。一直以BA为目标的逸,听到这样的评价,连连否认着,“我感觉这是高估我了,我现在还当不了770,最多769吧。”总能作为队伍的“发言人”,逸对于VG有着深深的归属感。这里,是他职业生涯的起点。在来到俱乐部后,他甚至一度成为了队友的“伯乐”。在VG的线上试训阶段,逸向管理层极力推荐了JueKing。在当时试训的三个中单中,路人王JueKing因为走位问题曾被质疑,但逸却始终觉得,“我认为他一定可以的,努力一把就会成为好的C位。”这与经理陈汇锋的观点不谋而合,“我比较看重的点,就是作为一个核心选手,该做好的就是要努力制造一定的输出。”一再助力下,JueKing来到了VG俱乐部。在第一次冲击预选赛时,错失了机会后,管理层曾有过换人的想法。JueKing虽然并不知情,但对于自己表现不满意的他,每天加大了自己的训练量,当队友都去休息时,他会一直打到凌晨四、五点,第二天,又最早起来训练。本届预选赛,JueKing大放异彩,逸感慨的说着,“骗”来是最值得的事,“我当时的千辛万苦的劝说,真的没有白费。”“感谢父母给我支持,感谢队友们让我学会沟通”

LOL外围 7

UP挺进KPL

LOL外围,与很多同龄的孩子不同,几个少年的职业之路,都得到了父母的支持。当他们赢的比赛后,走下舞台,管理层都会第一时间提醒他们,“都给父母报个喜讯。”获奖感言的第一句,就提到了“感谢父母”,逸说起家人时还带着几分感动,“他们一直在看我们打比赛,虽然我怕看他们看到我输了会伤心,但他们还是会偷偷看。每天比赛之前,都会给我鼓励。我也会详细地给他们讲解。”而在第一届没能打入预选赛之时,空的父母一下就听出了儿子“没事”背后的难过,安慰着他,“还有机会,不要气馁。”每天生活、训练在一起,但是UP从来没有发生过争吵。他们在开心的时候互相吐槽,难过时彼此鼓励,这样的氛围,对于空的改变,最为明显。“一开始我打的很不好,也不敢指挥,因为大家一直鼓励我,让我变得积极起来了,整个人也开朗了许多。后面慢慢的,变得有自信了。”空诉说着自己的变化。在加入UP后,他将ID从“放空”改为了更加简洁的“空”,也开始承担起,比赛中说话最多的关键角色。本届预选赛的前半段,UP输掉了两场比赛,如果再输下去,晋级机会就会变得更加渺茫。发挥不佳的空,成为了队伍中压力最大的人。表面说没有说太多的话,队友们打开了QQ对话框,用各式各样的表情传递着他们的故事,“加油啊!”“收好我们的爱。”让空感到了必须觉醒,是一种责任。此前几天,都有些迷离,大家一起喊完加油时,空才能回过神来。意识到自己的问题,他在每一场时,喊得更加大声,在内心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,“我不能这样,不能拖累队友。”以12小局连胜,结束这次预选赛征程,空腼腆地介绍了自己之后,大胆表达了对队友的感谢,“我一开始状态不是很好,在队友支持下,我才把状态找回来了。”后记:11月29日,TGA大奖赛的决赛在上海落幕。UP和VTG的再次相遇,仅隔了不到24小时。这一次,VTG终于打破了魔咒,以3-1拿到了冠军。听到对手可能要解散的消息时,陈汇锋在深夜感慨着,“这届预选赛周期最短,我们的队员都是幸运儿。”相比璀璨的KPL舞台,“生死大战”总在上演的次级战场,更为残酷。在放弃和坚持之间,依然有很多人在努力着,他们的自我证明之路更艰辛,也正因此,而更加值得被尊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